购物免费配送

切换店铺

前往 i.t 选购

请输入搜索内容

对现年 69 岁的艺术家 Jenny Holzer 而言,文字是抗击暴力的武器,也是警醒世人的良谏。同样将创作场景放在街头的 Virgil Abloh 亦相信文字中所蕴含的无尽力量,他曾多次引用 Holzer 的语句,并将其送达至更多未曾被触动的人群。

Jenny Holzer,《CIA:》(2016-2018),亚麻布面油画,61 x 46.2 x 3.8 厘米;致谢艺术家及豪瑟沃斯画廊;Jake Forney拍摄

Jenny Holzer 或许是将文字运用得最为鞭辟入里的当代艺术家:她将诗章节选投影到威尼斯大柯内尔宫、克拉科夫瓦维尔城堡和卡斯塔市政厅上,让公共建筑映照、问候或申饬市民;她在纽约时代广场的电子公告牌上连续播放标语,用短句捕捉过路人的疑虑与矛盾;她把不同战争中人类同等凶残的行径刻写在石碑上;她在避孕药包装盒上印刷警告“Men Don’t Protect You Anymore”(男人不再保护你)。四十多年来,她一次又一次地在城市景观中投放只言片语,把真理置放到世界的各个角落。

Jenny Holzer,《CIA:》(2016-2018),亚麻布面油画,61 x 46.2 x 3.8 厘米;致谢艺术家及豪瑟沃斯画廊;Jake Forney拍摄

2017 年 6 月,艺术家受邀与 Virgil Abloh 合作设计OFF-WHITE™️ 2018春夏系列,以及品牌在佛罗伦萨男装展的首个秀场。Abloh 坦言,他的邀请并非空穴来风:“2017年初的华盛顿女性大游行让我意识到,我的社交圈至今依然由男性声音主导。我需要在其中加入女性的声音。”Holzer 以文本为媒介的综合创作恰好与 Abloh对文字、排版和宣言的兴趣呼应,二人在线上往复沟通,实现了形式多样的联合创作。Holzer 表示自己与Abloh 一拍即合:“当我提议讨论敏感政治话题时,他没有疑虑或畏怯,而是爽快地开始了创作。”

Jenny Holzer,《Selection from the Survival Series - Use What Is Dominant…》(1983-1985),丝网印刷、磨砂铝板,38.1 x 45.7 厘米,第26版;致谢艺术家及 Brooke Alexander, Inc.

Holzer 出生于 1950 年美国俄亥俄州加里波利斯小镇,家中经营着一家福特车行。她的父亲是一名退役军人,因此她儿时观看了许多与二战相关的电影:“战争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,这一切又都如实呈现在我的作品中。我创作不出马蒂斯式的伊甸园图景,可是我尽己所能,直面现实。”Holzer 的灵感通常来自于各种形态的斗争——性别差异、阶级不平等、战争暴力——她的作品时常令人感到不安,但总具备穿透压抑情绪的力量。她最先在芝加哥大学和俄亥俄大学研习油画和版画,后前往罗德岛设计学院攻读油画专业硕士。26岁时,Holzer 搬到纽约,成为艺术家群体 Colab 的一员,与 Kiki Smith、Tom Otterness 等人交好。“我们没有把艺术创作当作生计来源,”她在采访中回忆道。“Kiki 是一位电工助理,我则在《Laundry News》做排字工。我们的创作无需讨好,也不曾退屈。”

“IN A PARADISIAC CLIMATE, EVERYTHING IS CLEAR AND SIMPLE WHEN YOU ARE PERFORMING BASIC ACTS NECESSARY FOR SURVIVAL.”

Jenny Holzer, 1980–82

然而,真正将她引向文学、哲学及其成名作的,是她在纽约惠特尼美术馆进修独立研究项目的那段时光。进修项目为学员们提供了一个书单,其中包括毛泽东、列宁、希特勒、Emma Goldman、Leon Trotsky 等人的著作。Holzer 从中摘选内容,并将之精简为 20 条煽动性短句。她把短句按开头字母顺序排列、用黑色衬线斜体字排成传单,再将它们匿名张贴到曼哈顿下城区不同建筑的墙壁上。这便是 Holzer 日后广为流传的作品之一《自明之理》(Truisms,1977 - 79),开头第一排就写着那句著名的“ABUSE OF POWER COMES AS NO SURPRISE(权力滥用属于意料之中)”,接下来还有“EVERYONE’S WORK IS EQUALLY IMPORTANT”(每个人的工作同等重要)、“EXCEPTIONAL PEOPLE DESERVE SPECIAL CONCESSIONS”(杰出个人理应拥有特权)、“MONEY CREATES TASTE”(金钱造就品味)等观点。作品既包含民粹言论,也囊括理性陈述、主观判断和宣传鼓吹。待通篇读完,不同观者会与不同段落产生情感共鸣或意见分歧。《自明之理》是一面镜子,它照向受众,而非艺术家的个人宣言。

Jenny Holzer,《Vertical》(2016),纵向LED屏、不锈钢外壳,154.9 x 12.4 x 5.2 厘米;致谢艺术家及豪瑟沃斯画廊

Jenny Holzer,《Conclusion》 (2016),六件水彩白底版画,68.6 x 54.6 厘米,第35版 © 2016 Jenny Holzer, member Artists Rights Society (ARS), NY;致谢艺术家

Jenny Holzer,《Vertical》(2016),纵向LED屏、不锈钢外壳,154.9 x 12.4 x 5.2 厘米;致谢艺术家及豪瑟沃斯画廊

地下艺术形式和公众参与是 Holzer 早前作品的重要组成。她总会等到夜色已深再拿着传单和浆糊潜入街区,有次凌晨3点在苏荷区贴传单时,她不小心被警察发现。“在经历漫长讨论后,两位警官得出结论,认为我不值得抓,于是把我放走了,”Holzer 在接受《纽约时报》采访时分享了这则轶事。“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我衣服上的浆糊太脏了,他们不想让我一直坐在后座上。”即便会遇到这类情况,直到 80 年代早期,这位艺术家一直保持了地下艺术的创作形式。对 Holzer 而言,街头是比博物馆更为平等的观赏空间,受众无须支付入场费,也不必在意艺术家是何许人也。当时,她以为纽约的路人并不会驻足观看,所以在创作继《自明之理》后的《煽动性短文》(Inflammatory Essays,1979 - 82)时印制了色彩跳跃的街头海报,希望人们的视线能因此多停留数秒。令她惊喜的是,路人不但会驻足观看、彼此讨论,还会动笔涂抹更改传单上的内容。

Jenny Holzer,《Conclusion》 (2016),六件水彩白底版画,68.6 x 54.6 厘米,第35版 © 2016 Jenny Holzer, member Artists Rights Society (ARS), NY;致谢艺术家

如果说《自明之理》以一针见血的格言形式讨论了时下热点,那么《Inflammatory Essays 煽动性短文》就是一系列代入角色、反映社会心理的虚拟短文写作。Hozler 将每篇短文控制在 100 词上下,再次以 20 行黑色衬线斜体字的形式进行呈现。她并没有将所有海报一次性释出,而是选择每周贴出一篇新内容,同期更替文字与色彩:“FEAR IS THE MOST ELEGANT WEAPON”(恐惧是最优雅的武器)是明黄色的;“DON’T TALK DOWN TO ME”(别对我颐指气使)是亮粉色的;“UPHEAVAL IS DESIRABLE BECAUSE FRESH”(剧变因新鲜而可喜)是翠绿色的;“IT ALL HAS TO BURN”(一切都应被燃烧殆尽)是深紫色的。其中一幅罂粟红的海报结尾写道:“嘲笑喜悦,嘲笑触摸,嘲笑悲剧,嘲笑自由,嘲笑一切恒定的事物,嘲笑希望。嘲笑多样,嘲笑装饰。嘲笑宣泄,嘲笑休憩。嘲笑甜美,嘲笑光明。这是关于形式的问题,也是关于功能的问题。这就是嫌恶。”Holzer 用极具攻击性的语言代入多种社会观点和人格,祈使句的排比段落充满命令意味。这些观点或极左,或极右,振振有词,自相矛盾。当这么多强烈的声音都出现在你周围时,你该如何筛滤,如何反应?此情此景预先描绘出当下鱼龙混杂的信息世界——任何人都可以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自己的“真理”,但他们并不一定会为“煽动性短文”造成的影响担负全责。Holzer 是《煽动性短文》的创作者,她也在最初选择了隐藏身份。这一选择似乎是在放弃所有权,也似乎是在推卸道德责任,但Holzer的初衷是避免让创作者的性别为作品的释读带来影响。她在创作时通过消除性别的方式避免性别刻板印象的误导,又在逐步具备声名后认领这些作品,重新将之收纳为女性的声音。

Jenny Holzer,《DECLASSIFIED IN PART》(2017),亚麻布面油画,111.8 x 147.3 x 3.8 厘米;致谢艺术家及豪瑟沃斯画廊;Jake Forney 拍摄

介入公共空间是 Holzer 不同作品的共同特点。继海报和传单之后,她开始在广告牌和电子显示屏上续写当代生活的痛苦、乐趣与荒谬。1982 年,在公共艺术基金会的赞助下,Holzer 用纽约时代广场的 Spectacolor 巨幅显示屏播放《生存》(Survival,1983 - 85)系列作品中的文字,如“PROTECT ME FROM WHAT I WANT”(保护我远离我的欲望)。1986 年,Hozler 于 Barbara Gladstone 画廊举办个展,她用 LED 屏包围整个展览空间,将石凳指向电子神坛,似乎是要寻求精神庇护。1989 年,她在纽约古根汉博物馆呈现了总长 163 米的显示屏装置,屏幕依附在现代主义建筑大师 Frank Lloyd Wright 设计的环形压檐墙上,闪烁的字幕滚动而过。

Jenny Holzer,《DECLASSIFIED IN PART》(2017),亚麻布面油画,111.8 x 147.3 x 3.8 厘米;致谢艺术家及豪瑟沃斯画廊;Jake Forney 拍摄

FEAR IS THE MOST ELEGANT WEAPON

Jenny Holzer, 1979-82

Jenny Holzer,《MONUMENT》(2018),22 面双曲面 LED 屏幕、不锈钢外壳,屏幕单件尺寸 13.3 x 142 x 14.8 厘米;致谢艺术家及豪瑟沃斯画廊

Jenny Holzer,《Installation for Reichstag》(1999) © Jenny Holzer, 2017;致谢艺术家及 Art Resource;Uwe Walte 拍摄

自 1993 年起,Hozler 逐渐脱离作者的身份,开始大量引用作家和诗人的作品,譬如波兰作者 Wislawa Szymborska、伊拉克作者 Fadhil Al Azzawi、以色列作者 Yehuda Amichai 等等。她将关注转向战乱、暴力、疾病、性别歧视问题,她的作品开始具备观点导向,但仍旧没有落入说教的俗套。Holzer 用强力投影仪将诗章滚动投射在不同城市的建筑、树木和河水上。文字就此踏入了新的维度,诗歌中的悖论和反语变得更为直接、开放且不自知,可读亦可观。与此同时,被轻描淡写的痛苦和残忍的真相也变得赫然醒目。在光束与大气的碰撞下,在周遭环境的和声中,不同城市的人们从诗篇中走过,三两成群,总能有所体悟。

OFF-WHITE™ 2018春夏系列的秀场邀请函是一件亮橙色 T 恤,其上印着流亡至欧洲的伊朗诗人 Omid Shams 的诗句“I’ll Never Forgive the Ocean”(我永远不会原谅大海),以及救生服的使用说明。Holzer 与Abloh 在此指涉的是有关移民、难民和国境线问题的思考,同时向为逃生而不幸丧命的受害者致以哀思。这一话题对 Abloh 而言再适合不过,他的父亲就是加纳裔美国移民。走秀开始前五分钟,Holzer 将她收集的诗句投射到 T 台两边的碧提宫墙面上,一边是二战时期波兰抵抗运动参与者兼护士 Anna Świrszczyńska 的诗,另一边则是 7 位流亡诗人所写的有关叙利亚、巴勒斯坦人权问题的诗句。秀场上,Abloh 设计了胸口带有LED字幕滚动屏的衬衫,致敬 Holzer。“Jenny 和我所做的,就是挑选、编辑、聚焦于将主流文化范畴之外的声音。丧失语境的时尚是不具备体量的,我们要用叙事抗衡修辞。”Abloh 如此解释。与 Holzer 相似,Abloh 也极其擅长文字游戏。在街头服饰被高级时装接受的当下,印有Logo或短句的T恤屡见不鲜。但与那些不知所云的话语不同,Abloh 送出的信息是有针对性的。他将自己的品牌用作传递观念的平台:“如果这场秀能让两三个小孩多去了解一些世界上的事,那就是值得的。”

Jenny Holzer, 2017

OFF-WHITE™ 2018春夏系列秀场后台

值得说明的是,这并非 Holzer 唯一一次与时装设计师跨界合作。1996年弗洛伦萨双年展上,Holzer 与彼时的时装设计师 Helmut Lang 联手创作综合装置《我的衣服上有你的气味》(I Smell You On My Clothes,1996),相爱的快乐与苦楚,连同肌肤之亲的感受,在光影投射中得以描绘和表达。

最近,Holzer 与 Abloh 再度联手,为支持美国计划生育联盟联手推出 T 恤。自特朗普登台以来,美国计划生育联盟的经费面临被削减的危险。于是他们重新设计了 Holzer 早期创作中的短句,将之变作“ABUSE OF FLOWER COMES AS NO SURPRISE”(“花”的滥用属于意料之中),英文原文被翻译成阿拉伯文、俄文还有日文,印在胸口和袖口。T恤背面则是美国计划生育联盟的介绍。三种设计各限量 1000 件,单价 100 美金,二人将所有盈利都捐给了组织。

Jenny Holzer与 Virigil Abloh 合作推出的“Abuse of Power Comes As No Surprise”T 恤细节

Holzer 的许多创作已然历经多年沉淀,却依旧与当下紧密相关。她的使命是警醒世人,阐明真相,促使人们自我剖析。在她的作品中,真理不言自明。

撰文 / Lingxuan Tang

Jenny Holzer, 2017

SS19

OFF-WHITE c/o VIRGIL ABLOH™

FEATURED WITH
网页聊天
live chat